加载中...

作弊第一季

主演:
凯瑟琳·凯丽  莫莉·温德索尔  汤姆·古德曼-希尔  
备注:
更新至04集
类型:
美国剧
导演:
Louise  Hooper  
年代:
2019
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更新:
2019-06-09 10:57
简介:
ITV及在线频道SundanceNow合拍的4集剧《作弊Cheat》放出首张宣传照,这部剧集讲述KatherineKelly饰演的大学教授Leah与MollyWindsor饰演的学生Rose建立了危险的关系,使前者陷入一宗「学术不诚.......详细
云播放地址1
观看提示:
影片加载需要时间,请耐心等待,如果加载时间过长或则无法播放请刷新几次或者切换其他播放来源试试,如果播放过程中出现卡顿,请暂停几分钟后再开始观看,祝观影愉快!
相关美国剧
作弊第一季剧情简介
美国剧《作弊第一季》由凯瑟琳·凯丽,莫莉·温德索尔,汤姆·古德曼-希尔主演,2019年美国地区发行,欢迎点播。
ITV及在线频道SundanceNow合拍的4集剧《作弊Cheat》放出首张宣传照,这部剧集讲述KatherineKelly饰演的大学教授Leah与MollyWindsor饰演的学生Rose建立了危险的关系,使前者陷入一宗「学术不诚....
作弊第一季影评
三个中年男人坐成一排,坐姿各异,气氛轻松,但微微发福的身上都穿着“苏格兰裙”套装。仔细看,蔡康永、高晓松、马东......都是“名嘴”。

前央视主持人马东,对着介绍板上所写的“面对黑暗”“真理女王”等词句毫不客气:“跟没说一样,她说自己反对鸡汤,本身就是鸡汤,可以不见她么?”戴着眼镜的女选手不甘示弱,上来就封三人为“苏格兰短裙男子组合”。在与高晓松针对长相问题互相调侃了一番之后,女子发表了一番关于反“心灵鸡汤”的演讲。

蔡康永似乎不为所动:“跟你讨论一个问题.......你讲的话很有道理,可万一,你这个人很讨人厌的话,我可能没办法收到你话中的道理。你一进来,有点咄咄逼人的气场......”女子沉着地说:“一般人们在面对新观点时,你要先拍他一下,再摸一下。如果我很温柔地说,大家不太会听得进去!”

镜头转到“导师”们的表情,观众们知道了,她“有戏”。

这是网络自制娱乐节目《奇葩说》第一期的海选现场。经常看电视娱乐节目的盆友们,相信也关注这个节目好一阵了。

一般来说,我们都是先被这个节目独特的气质所吸引:有犀利的“蛇精脸”男子,有带着“咆哮女王”气质的转行女演员,有大专辩论赛的最佳辩手,还有现场表白的,当场出柜的......听起来好像有点低俗?好奇心一下子就上来了。其实看到后来才知道还有更“低俗”的:在节目开头的几集里面,“出轨”“约X”“绿茶”等词语的出镜率极高(甚至还有更多数量的脏话,按下不表)。可怜的字幕君和后期制作君只好不停地消音,打叉。

说是比赛,节目的规则其实就是“看心情”,也许正因为“无目的”,它就不同于部分说话节目的煽情,辩论节目的刀光剑影,也几乎没有一个辩手为了辩题的输赢而计较,只要你选好了立场,就能够百无禁忌地想说啥,就说啥。(当然,他们基本上也没机会触犯其他方面的底线。)评判则由100位现场观众说了算,哪一方人说动了最多数量的听众“跑票”,哪一方就被宣布获胜。

高晓松和蔡康永两个人在节目中所扮演的团长角色,正如他们在自己的图书作品中作品中一贯的特色:一个是透着点混不吝却怀揣丰富学识的大顽童,看问题的角度总是要另辟蹊径;另一个看似“知心大哥”,却总在无意间切入观众的内心深处,悄悄植入他的观点和态度。至于节目主持马东,他一登场就已经颠覆了大众对他“中规中矩”的印象,事实上,他在里面玩得“不亦乐乎”,似乎更加接近真实的自己。

“如果老板是傻X,要不要告诉他?”“你是要大城市的一张床,还是要小城市的一套房?”“份子钱要不要取消?”“该不该杀死贾玲(那胖子)?”“情侣之间要不要AA制”......说实话,一开始对这些辩题,真的没法抱有太大的兴趣。如果这些标题放在新闻网站上,连做小编的我都不会去点。可“奇葩们”和三位“议长”把这些辩题变出了花样。

比如,有的人是“学院派”,如同开头的例子中,女子与导师你来我往,看似轻松聊天,几个回合下来,有种棋逢对手的交锋感。她的回答也顿时证明,逗趣语言背后更需要依靠强大的说理能力支撑。后来观众们才知道,这位看起来“咄咄逼人”、风格鲜明的女子就是中山大学曾经的著名辩手马薇薇。

“蛇精男”肖骁就应该属于“犀利派”。节目里许多“有点那个”的金句是靠他的三寸不烂毒舌创造的:“我都娘成这样了,我都不跟女生AA,你一个大老爷们还AA?”“今天你在大城市给我一张床,我有信心在上面奋斗出一套房!”言语看似狠辣,却不会冒犯大多数的人。在一个大多数人都不敢逾矩的时代里,这样的言行反而让男人女人都觉得畅快淋漓。肖骁非常得体地把握住了自己的优点。就如同马东所言:“肖骁其实挺聪明的,而且有分寸感。”

作为观众,在夜深人静时,自己脑海中竟然也会浮现节目中的几句话,几个辩题。甚至会在心里问问,你原先以为理所当然的事情、观念和想法,真的就是你心中所想?比如,会不会会时常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要这个大城市的一张床”,而不去考虑在广大世界的其他地方,有另一片风景是不敢去想象的?再给份子钱的时候,也许会忽然对那多出的三五百元钱不再计较?

而“要不要为了100个人活下去杀死一个贾玲”,这个由经典论题改编的的哲学辩题,简直是要听的人笑中带泪。开始辩手们还嘻嘻哈哈,后来却认真起来,仿佛他们真的加入了一场“玩命”的游戏,手中有了生杀予夺的大权,每一个决定,每一句话都背负上了沉重的思考。

每个人其实都有成为奇葩的冲动。我们虽然渴望跟别人不同,却更加害怕当自己表现出不同于他人的一面时,会受到群体强烈的排斥,即使是“表达观点”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这才造就了很多不想说话,不能说话,不会好好说话的人。

在这个节目中,我们能看到,无论你在别人眼中是多么的“奇怪”或者不奇怪,在《奇葩说》的环境中,你首先被允许,被包容,而不是被制止。相反,越是“奇葩”,越是有可能受到更多的注视和喜爱。你被允许“相对自由”地表达与思考,被允许活得不一样,被允许不取悦主流价值也可以绽放光芒。因为被允许,才有了更高的自由。

借用辩论这种比较极端的形式,用生动活泼的语言,大众化的话题,给人最宽容的释放。话糙理不糙,粗俗也好、接地气也罢,语言只是外表。没有人会习惯一个虚伪的世界。在内心深处,我们都知道真实最美;而能够真实表达的自由,也最为可贵。